从Airbnb说起:整天喊着颠覆的共享经济,为什幺在纽约踢了

  • 作者:
  • 时间:2020-06-17
从Airbnb说起:整天喊着颠覆的共享经济,为什幺在纽约踢了

「独角兽」创业公司,自从这个词在科技创投领域流行起来之后,似乎凡是成为「独角兽」的创业公司都是无敌的、所向披靡的,十亿美元估值起!听起来好像真的很厉害的样子。

但实际情况是,任何一家企业,总要和两支「无形的手」去对抗、博弈。在赤裸裸的利益面前,没有谁是无敌的。

Airbnb 在《华尔街日报》发布的 全球创业公司估值排行榜 上名列第四,其最新一轮的估值达到 255 亿美元。似乎很厉害,不是吗?但是 Airbnb 最近的日子很糟糕,至少看起来他们很糟糕:纽约州是 Airbnb 在美国最大的市场,但是纽约州官方却对 Airbnb 非常不客气,他们判定 Airbnb 的房屋分享模式是违法行为。旧金山是 Airbnb 在美国的另一个大市场,更是该公司的大本营,Airbnb 就是在旧金山诞生的,但是旧金山同样对 Airbnb 非常不客气。Airbnb 于今年七月正式发起诉讼,和旧金山市政府对簿公堂。

「分享经济」怎幺了?不是本来都说得好好的,为什幺说变就变了呢?如果我们仔细来梳理一下 Airbnb 在纽约市场的一波三折,或许能从一个侧面解释这个问题。

Airbnb 成立于 2008 年初,2009 年 1 月创办人亲自赴纽约宣传,算是正式进军纽约市场。在过去的 8 年,Airbnb 虽然也曾经受到过来自政府方面不同程度的打压,但是都没有今年那幺严峻。在纽约正常营运了 8 年的 Airbnb,怎幺说违法就违法了呢?

Eric T. Schneiderman 是纽约州的总检察官,他的一位幕僚在接受媒体採访时曾这样说:「在纽约,我们不怕有钱人。纽约城的利益竞争太多了,想随心所欲要更难,想要颠覆也更难。」

这话是什幺意思?笔者尝试翻译一下:「不就是估值 255 亿吗?有钱了不起?纽约城不是你说了算的地方。」

Airbnb 在纽约实在太赚钱了,显然动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Airbnb 在纽约市场 2015 年的营收是 10 亿美元。一边是「分享经济」在 Airbnb 上风风光光,另一边却是纽约传统饭店业的市场被瓜分。2015 年末,纽约饭店集团公开表示,Airbnb 的家屋租用商业模式正在对纽约的饭店业造成伤害。「很明显,收入的一部分本该进入饭店业,但现在却到了 Airbnb。」纽约城饭店协会协会主席 Vijay Dandapani 表示。

众所周知,美国的政客是要为「金主」服务的,各个利益集团都靠砸钱、搞竞选,在美国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系统,安插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控制了游戏规则,想怎幺玩,还不都是一个「赢」字。

但是 Airbnb 显然觉得自己是一头无敌的「独角兽」,过去几年 Airbnb 把纽约市场的「既得利益者」们惹恼了。据内部人士透露,2013 年 Airbnb 曾经私下与某劳工组织达成协议,同意由 Airbnb 出面,让所有在 Airbnb 出租房屋的纽约房主使用劳工组织成员的房屋清洁服务。这个做法可是得罪了纽约影响力颇大的饭店贸易协会。

本应该在背后助一臂之力的风险投资人没想到也在给 Airbnb 挖坑。2013 年,白思豪竞选纽约市长,早期投资人 Ron Conway 带着 Airbnb 的三位创办人去捐钱,捐完钱,Conway 可能有点飘飘然了,当着白市长和几位高层大放厥辞,鼓吹科技创新必胜,指点纽约一定要跟上,否则会被落在后面什幺的。据在场的人后来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效果并不是很好。」事后媒体请 Conway 置评的时候,他还潇洒地批评纽约城「对谈话有点娱乐态度都不行」。

然后,然后 Airbnb 的日子当然是不好过。2015 年,Airbnb 表态同意和执法方合作,解决数百万美元的「饭店税」问题,当然最后这笔钱还是纽约的 Airbnb 房主掏的,Airbnb 自己也没出。不过这又导致一个问题,如果 Airbnb 让房主掏钱缴税,那幺就在一定程度上「合法化」了房主未登记注册的「非法」身份。

不过虽然税钱总算缴上了,但还没完。2015 年末,Airbnb 向纽约的执法方发出邀请,分享他们在纽约的数据分析。这不是很好吗?接着还没完,Airbnb 要求纽约的立法机构在查阅数据之前要向 Airbnb 预约,并且派人在 Airbnb 规定的地点去看一份纸本资料。对不起,没有电子版副本。

就这样,纽约州的政治领袖、工会、房东、住房活动人士,开始对 Airbnb 上的「非法租房」资讯,失去耐心了。今年六月,纽约州议会的两党一致通过法案,规定发布了违法租赁广告的人将会受到最高为 7500 美元的罚款处罚,矛头直指 Airbnb。有报导指出 Airbnb 最近在进行新一轮估值 300 亿美元的融资,纽约对待「分享经济」的做法,一旦被世界各地政府机构作为「成功案例」,Airbnb 的前途不堪设想。

所谓的旧有体系必将为创新让步,必将被科技颠覆,听起来不错,但在现实利益未谈拢前,什幺都是空谈。

政府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服务,更是一种统治,换取的是税收——稳定的、源源不绝的、大量的——税收。像 Airbnb 这种「分享经济」的模式,自己当一家独大的平台,几乎完全不需要政府方面的介入,怎幺让美国的「人民公僕」怎幺向纳税人提供服务?提供不了「服务」,你让美国的「人民公僕」怎幺收税?连税都敢动,政府立个法,连罚带禁,合情合理吧?

回到上文提到的那个问题:「分享经济」不是本来都说得好好的,为什幺说变就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