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机夹毙男童‧组屋民宁走21楼不敢搭升降机

  • 作者:
  • 时间:2020-06-20
升降机夹毙男童‧组屋民宁走21楼不敢搭升降机(吉隆坡18日讯)迪沙敦拉萨人民组屋的升降机夹毙11岁男童事件,引起组屋居民的恐慌,居民纷纷申诉,组屋的升降机经常出现故障,他们都有被升降机“夹”的经历。发生升降机夺命事件后,他们不敢再乘搭升降机,宁愿走路上下楼梯,就算组屋最高达21楼,他们也被迫使用楼梯。由于升降机经常损坏,一名住在组屋14楼的何女士週四接受《》访问时声称,她不敢乘搭升降机,所以每次要购买日常用品时,都是拨电给住在底楼的亲友或居民,要求对方到楼下的迷你超级市场购买,然后用绳子从14楼吊下来,再由亲友绑着日常用品吊上14楼的住家。此外,组屋居民指升降机经常损坏,希望大家管教好自己的孩子,勿再玩弄升降机。据住在组屋12楼的叶女士(57岁)说,当地有许多顽皮的孩童,经常破坏升降机的按钮,同时按完每个楼层的按钮,导致升降机经常发生故障。升降机按钮被涂粪她说,升降机经常发生故障是组屋的“家常便饭”,并声称曾被困在升降机内约1小时,因此,她偶尔都会走楼梯回家,不会乘搭升降机。黄女士(63岁)呼吁居民勿当“破坏王”,声称当年因升降机内的楼层显示号码板遭人破坏,所以曾有数次当升降机门开启后,将身子探出外时被夹伤。因此,居民随后也在每层升降机门前的墙壁,用颜料涂上楼层号码。此外,阮玉莲(61岁)透露,组屋升降机经常遭“破坏王”破坏,除了破坏升降机的按钮外,也曾经在按钮上涂上“糕点”,或在升降机内大小便及乱丢垃圾,让人感到噁心。“有时候升降机内的按钮遭人涂上`糕点’,而且也有人在内小便和乱丢垃圾,卫生问题非常糟糕。”她说,当地居民多次向吉隆坡市政局投诉,但是吉隆坡市政局官员只是张贴通告,呼吁居民维护升降机,但是却无强制性的处罚破坏者。男童回丹生活心愿未达成据死者凯鲁的邻居披露,死者生前经常吵着要求回到吉兰丹的家乡生活,孰料还未达成愿望,就意外身亡。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和住在案发现场16楼的住户布爹(63岁)皆指出,死者生前经常向她们申诉,指不喜欢吉隆坡的城市生活,同时也因想念在家乡的亲友,所以不断的吵着父母,要求搬回家乡生活。“虽然凯鲁是在吉隆坡出生,但他却非常想念家乡的亲友和生活,所以经常吵着要回家乡生活。”布爹向记者说道,死者凯鲁共有5名兄弟姐妹,在家中排行第三,相信事发当天是正要前往3楼祖母的住家,却不幸发生意外,其母亲知道消息后,更在现场哭昏。组屋升降机经常故障她说,如今死者的家属已经举家回乡以进行葬礼;据了解,家属会在一个星期后才回来吉隆坡。她也说,这次是该组屋的升降机首次发生命案,并指升降机经常发生故障,几乎每个居民都有被升降机“夹”的经验。“有好几次,我都被升降机的门夹伤,所以每次门开后,我都会迅速冲进去,以免再次被夹伤。”週四早,记者走访案发现场时发现,该座组屋共有3个升降机,发生意外的升降机已经关闭,职业安全与卫生局和承包商员工也到达现场维持秩序及进行善后工作。张生安劝等救援勿擅行动针对男童遭升降机夹毙一案,马来西亚建造行联合总会会长张生安促请受困升降机内的乘客,应该在升降机内等待救护人员,而非擅自逃出升降机外。他声称,他不了解案发时候的情况,但他推测,死者被忽然往下冲的升降机夹毙,很大可能是当时升降机的门已经被撬开,然后死者试图跳出升降机时,不幸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夹毙。张生安週四接受《》电访时说,在正常情况下,升降机的门一直都是关闭,不可能在故障、停止操作后,门会自行打开。应按紧急钮等待救援他劝请升降机的乘客遇上升降机故障时,切勿撬开升降机门,而应该冷静,按下升降机的紧急钮,等待技术或救援人员到来。他指出,一般上,品质和信誉良好的升降机公司,每个月会定期检查和维修服务;而且无故故障的次数也比较低。他说,升降机发生故障的其他原因也很多,其中可能因为大厦业者没有按时交付检查与维修费服务费,在疏于保管下,也可能导致升降机容易故障。“一般的维修和检查工作,就只是检查升降机内部零件有否脱落或是损坏,这些都是升降机故障的其中一些原因。”承包商派员24小时看守升降机随着发生命案后,组屋升降机的承包商派出员工以轮班的方式,在升降机内外展开24小时的看守,确保居民的安全。升降机的承包商员工向记者披露,遭夹毙男童的升降机将会关闭大约两个星期,以检验和维修。他说,他们同时会在这两个星期内,以轮班制的方式,看守其余的两架升降机,以免再次发生意外。他指出,他们将会在检验和维修发生命案的升降机后,关闭及检验其余的两架升降机。“这两个星期内,我们将会以轮班的方式,安排4至5名员工,分别在升降机外和内看守。”‧2013.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