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ndroid数位健康出发 Google希望改善手机成瘾

  • 作者:
  • 时间:2020-06-17

针对在 Android 9.0 Pie 版本开始加入的数位健康(Digital Wellbeing)功能,Google Android UX 部门总经理 Glen Murphy 稍早分享此项介面功能设计想法,同时也说明以数位健康整体介面设计仍採取被动式提醒,让使用者透过了解个人使用手机时间资讯,进一步决定是否减少沈溺手机内容情况,确实很难做到直接改善手机成瘾现象,但还是希望藉由这些被动式提醒所形成推力逐步协助改善使用者过度关注手机资讯的情况。
从Android数位健康出发 Google希望改善手机成瘾

Google Android UX 部门总经理 Glen Murphy



以被动提醒推力协助改善手机成瘾
就 Glen Murphy 说明,目前除了 Google,同时也有不少厂商、app 开始重视手机成瘾问题,但确实仅仅透过数位健康介面统计累计手机使用时间,以及由使用者自行决定关闭 app 服务,或是使用手机时间的控制设计,基本上很难形成高度约束力道,对于主动改变用户使用手机行为的影响程度不大,主要还是仰赖用户本身能对手机使用成瘾产生警觉性。
确实从本身服务希望更多用户黏浊使用的角度来看,希望藉由数位健康介面设计减少用户使用手机服务时间,似乎会有不少矛盾, Glen Murphy 表示若从整体数据来看,即便智慧型手机让越来越多人的目光聚焦在萤幕显示内容,但是过度地让使用者沈溺在手机时,其实也会产生抗拒使用的反效果,因此认为适时地让使用者学习远离手机,不但有助于让使用者心情放鬆,同时也对手机服务发展有利。
不少人希望改善手机成瘾现象
依照 Google 内部研究数据显示,约 42% 比例的使用者会将多数时间集中在关注电子邮件内容,而 30% 比例会聚焦在搜寻引擎服务使用,另外透过手机进行网页浏览的比例为 23%,约 21% 比例为使用app服务内容,至于约 19% 比例是透过手机购物,但同时也有45%比例的使用者担心花费过多时间在手机等科技产品。
以台湾地区使用情况来看,依照资策会在 2017 年的调查显示,约 60% 以上台湾使用者每天使用手机超过 3 小时,甚至有 28.1% 比例使用者会超过 5 小时以上,即便有不少人认为手机等科技产品可以协助增加工作效率,但也有不少人希望改善手机、网路成瘾现象。
Glen Murphy 表示,手机对于现代人的重要性越来越高,包含日常生活资讯查询、社交活动、行动支付等应用几乎都脱离不了手机,加上每天透过手机传递的资讯量逐日增加,使得不少使用者每天花费在手机上与人互动过程就损耗不少时间,若再加上利用手机查询资讯、收发电子邮件等情况,便让使用者每天黏着在手机的时间持续增加,进而影响个人生活。
因此,Google 其实从 Android 7.0 Nougat 版本,就开始让讯息推播介面变得更加简单,使用者可以透过下拉选单直接浏览各类推播资讯,并且能直接做快速回覆,而在 Android 9.0 Pie 开始加入的数位健康介面功能,则是希望透过被动式提醒的轻微推力,让使用者能更清楚了解自己使用手机时间多寡,进而考虑是否适时在一段时间内关闭关闭诸如电子邮件、社群服务等特定 app,让自己可以在这段时间内放鬆心情。
从Android数位健康出发 Google希望改善手机成瘾
暂时不会考虑以主动提醒方式强制改变手机使用模式
就目前 Google 的规划,并不会在数位健康介面加入主动提醒功能,原因在于目前仍认为使用者应该要建立自主警觉性,并且为自己的使用行为负责,同时加入自行控制项目也是希望让使用者自行决定什幺时候停止,而非以强制方式让使用者无法使用手机。
这样的想法自然也是考量透过强制禁止方式,其实无法达成让使用者自行警觉的成效,同时也可能影响使用者临时紧急需要使用手机特定功能,因此目前在数位健康介面设计,基本上还是会希望让使用者自行决定什幺时候减少使用手机,进而养成使用者能够自主停下的习惯。
以 Glen Murphy 自己为例,其实小时候也是经常被父母责备经常盯着电脑萤幕看,而到自己结婚生子之后也经常因为工作关係必须随时留意手机推播信件内容,因此意识到未来这样的情况可能发声在自己的小孩身上,因此希望藉由数位健康介面设计想法,透过被动式提醒的推力以间接方式改善手机使用行为。
在自己的情况里,Glen Murphy 表示会先设立一个目标,例如希望在夜间好好睡觉,或是希望在下班之后有更轻鬆、无干扰的休息时间,此时就会透过设置数位健康中的app开启时间等项目,藉此让手机推播讯息频率大幅减少,仅保留诸如通话等手机必要功能,藉此逐渐找回原本不被手机干扰的生活品质。
改善手机成瘾现象充满挑战,但有其必要性
不过,Glen Murphy 也说明要改善手机成瘾现象其实是个相当困难的课题,其中会牵涉到诸多问题,例如怎幺在手机必要功能之间取捨,同时如何让使用者本身能自主警觉发生手机成瘾现象,或是由他人从旁协助提醒,都会面临不少挑战。
但从越来越多人希望逃离手机成瘾,并且尝试不被手机绑架,Glen Murphy 认为数位健康介面的设计多少能以被动方式做到提醒,让使用者更能理解自己在手机上所花费时间,进而决定是否对此做改善。
相关文章:
Android Q首波Beta测试版本释出 加入更多隐私控制与新技术
Google变更Android One标誌设计 採更简化视觉、凸显「One」定位
Google计画让新款Android手机均搭载独立Google Assistant专属按键